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zljljt 的博客

 
 
 

日志

 
 

火红的追忆(原创)   

2015-10-30 10:18: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红的追忆 - 绿色年华 - czljljt 的博客

 

 

       我坐在深秋的夕阳里,默默地看着头顶的那片云彩渐渐飘远,好似在安静的送别一场久违了的情愫。
       

       此时,澄红色的夕阳圆圆的飘浮在山巅上。他的光芒不再锐利,温度也不再火辣,绵缎一般的柔软,水一般的缠绵。我望向他,无限痴情。我的目光和他的光芒缠绕,交织成一体,有如流转了三世的情人,这般疼惜、这般爱怜、这般眷恋。此时,我不敢把目光移开,生怕在我转身的刹那他就掉下山巅不见了。我知晓,他定会落下去,只是我想看着他慢慢的落下去而已,不想在我不经意间他阒然消失。还好,经过一夜的等待,明日此时他还会在山巅之上注视着我,只要我的生命里还有明天。


       我感叹:世间的万物总会有轮回,人生也是如此,美好与残酷总是相互伴随着。正如夕阳本是一日间迟来的美好,偏又要匆匆的落幕。真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我下意识的张开手臂敞开胸怀,想把今日的美好揽入怀中,可是我的怀抱太小,怎可容下此番美景!幸好,我的心够大,我已把它印在我的心里了,摄在我的脑海里了,放在我的回忆里了。

       十月的深秋现出难以掩饰的萧条,在那纵深的丛林里不再有夏季的葱茏,原本浓密茂盛的叶子一面在渐渐变黄飘落,一面在挣扎着绿色峥嵘。大片大片的草儿也逐渐枯黄,远远望去像一张张柔软的黄毯。

       秋,是黄色的吗?不,深秋是火红的,十月的枫叶彰显了深秋的美丽。饱经了几个季节的成长磨砺,如今的枫叶红的似血。在高高的树干上,在繁茂的枝桠上摇曳轻舞着,似一颗颗跳动的心脏,对世界放肆大胆的展示着它的生命之美。当片片火红的枫叶在秋风的吹拂下在空中翻飞飘舞的时候,那便是满空的唐诗宋词,落于地上又成就了一层层的厚重的文化。从古自今,有多少文人墨客为他折腰,写就了一首又一首的优美词句,挥毫了一篇又一篇的动人诗章。它是深秋的一种文化,是画家笔下的一种激情,是徜徉在火红世界里的一种感动。


       太阳落山了,天空呈现出菊红色,万物褪去了光晕,远处的山峦迷迷茫茫,巍峨延绵着。近处的树啊,草啊不再是生机盎然,野花也败落殆尽。夜色渐渐逼近,天气更凉了,人迹也稀薄起来,此时,这场景像极了一张褪了色的老照片,皆有一番古韵。


       这是一个安静的黄昏,周遭一片安详。

       我身着现代服装,置身于苍苍茫茫的古韵中,似乎有些怪异,我的骨子里本就渗透着古典主义。我开始怀疑我是千年前被时光遗落在今世的古人,如今我又乘着千年时光回归于古代的今人。我试想,千年前的莽莽红尘,千里之外没有人烟,我便成为这世一神仙,一稀罕。今夕、古夕,我亦迷茫。望向远方,一条条的大路、小路、山路,柏油路,红砖路、石子路、黄土路,石碣路....  还有那鳞次栉比的楼房,有高层的,底层的,有平顶的,三角顶的,圆顶的,拱顶的,有砖红色的,湘妃色的,象牙白色的,鹅黄色的......  这是古时万万不能有的。


       这一切的一切统统装在了那张褪了色的老照片里。


        月亮升起来了,是一轮上玄月。依旧的月光如水,依旧的夜风清凉,依旧的一个人,依旧的长发白衣临床瞭望,多么似曾相识的场景,我有些诧异,似乎时间已经定格在这个夜晚。这样的夜晚,最容易追怀起久远的一些人或事了。

 

       记得在我读初三的时候,我班从普通班新转过来一个男生(我班是重点班),其实在他欲转过来之前,他的大名我已如雷贯耳。归因是他的表妹恰恰是我的同桌,是一个很漂亮聪慧的女孩。这几天她常在我耳边兴奋的说,“下周一我表哥就要来我们班了,他是我们学校的校草!你知道吗?” 她喋喋不休的说着他长得如何如何的帅气,如何如何的聪明,如何如何的懂事,尤其是在帅气上加了重点,还说他父亲是经商的,家里很富有,总之就是完美。可与我何干!我从未放在心上,当然就不期待。

       周一的早晨,上课铃声刚响起的刹那,一个人从土黄色的木门外闪了进来,我的同桌用胳肘捅了我一下,却分明的感受到了她的紧张与兴奋,我慌忙地把三毛小说塞进了桌堂。我以为老师到了,迅速抬头望向门口,意外的看到一个大男孩正经过讲台不紧不慢的向教室的后方走去。在他经过讲台的时候,他的目光落到了我们这边,我想他定是在看他的表妹,也许她是他这班唯一熟识的人。可是在很短的时间内他的目光突然转向我,我也正注视着他,我们的目光交汇,我不自觉的愣怔了一下,急忙害羞的把头低下,我想定是我的注视陌生人才引来他的转眸。多年以后我仍记得当时他上身穿了一件军绿色的夹克衫,下身是一条藏蓝色的西裤(那时我们并没有统一的校服),一头干净的短发,大大的眼睛,灵气四射,高挺的鼻梁,一张不大不小的嘴巴,嘴角微翘,不薄不厚的嘴唇,脸型是介于圆脸和瓜子脸之间的,典型的中国人肤色(黄白色),当时他大概能有一米七四、五的个头吧,他确不负她所说,的确帅气逼人。

       接下来几天,他很快的就与班上的同学熟络起来,在一起交流学习,在一起玩笑打闹,他笑起来漏出一排皓齿,很明朗的样子。在课间也会偶尔的坐到我们的后排与他的表妹说上几句话,我从不回头参言。他热爱体育,课间喜欢踢足球,常常是在上课铃声响起的最后一秒钟他和几个玩伴冲进教室,紧跟在其后的就是老师了。因此我们就会常常观望到他和老师一前一后走进教室。慢慢的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每每在我抬头望向老师的时候余光就会捕捉到一双一直注视着我的眼睛---是帅气的他!我想定是我的错觉,我是一个如此平凡的女孩,他一定在看他的表妹,为了印证这一点,我装作不经意间飘向他一眼,咦!又是一场眼神交汇,果然他一直在注视着我。自从第一次与他眼神交汇,我就不敢也不愿再直视着他(那时我是一个很传统害羞自持的女孩)。我害怕班里同学感觉到他眼神的落点,从此他们走近教室时我不敢抬头。一天,他的表妹对我说,我怎么感觉我表哥每一次走进教室的时候,都一直在看着你呢,直到他的座位。她说起来有点淡淡的醋意(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远房的表兄妹)。我红着脸否认。

        一次的晚自习课上,我班的一个男同学主动要借给我一本书,我高兴地接过来翻看,发现里面夹着一张纸条,“**(我的名字),我喜欢你。”我又气又恼,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气氛的把书甩给他,泪眼汪汪的说:“不想借给我就别借,何必还来欺负我。”  大家很愣怔,没有人知道前因,只看到了后果。现在想起那时的自己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态度真是幼稚的可笑。这件事发生的第二天,我的同桌就送给我一本同样的书,我还感动的对她千恩万谢的。后来她忍不住偷偷的告诉我,这本书是他表哥买给我的,他还故意找茬和那个男孩打了一架。

       还记得那时教室里冬季取暖需要生炉子,最初是由固定的几个男生做,后来老师为了公平起见,派给每个小组的组长做,每周做一次。第一次轮到我时,我早早的来到教室,手忙脚乱了一通之后,火没有生起来,我已是丢盔卸甲,被烟呛得涕泪纵横。正在我着急之际,他也早早的到了,走到我身边,看到我的狼狈相,笑着说:“让我来吧。”不一会,他就把炉火生得旺旺的了。不记得当时我是否说了感激的话,只是模糊的记得他让我在同学们赶到之前去把脸洗干净。我想当时我的脸上一定是黑一道白一道的,狼狈不堪。自此之后,每当轮到我生炉火的时候,即便我再早赶到也都会看到一炉生机勃勃的炉火,周围已打扫的干干净净,屋子里暖暖的,他安静地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学习。

       从此,这场景永恒在我的脑海里,饱满了我的人生记忆。

       那时的他在那短短的一年里为我做了许多,那些美好一直感动着我的记忆,其实我一直心存感激。

       毕业后,我们都考入了不同的学校,一直没有联系。我最后一次知道他的消息,是距离我们分开的六七年之后,他和我哥在医院的一次邂逅。当时他是病人(他的母亲)的家属,我哥是那个医院的医生,他认出了我哥,欣喜的向他打听我的近况。自此之后,我们再没有交集。据我母亲后来讲,哥哥到家对母亲说,“今天有一个很帅气的小伙子向我询问我小妹,看着他提起我小妹时落寞的样子,一定是一个对我小妹用情很深的人,从他的言行举止中我能感受到他是一个很好的人,真是可惜呀!”


        那是怎样的一种情感呢?若干年后,我来评价这份感情,其实在他的心里只是青春期里萌动的一种简单的喜欢,一种单纯的守护。 这份情感好似一条涓涓流淌的小溪中清澈见底的石子,简单,清新,干净,自然,淳朴,实在。
 
        人生中就存在着这样的一种情感,他的距离,就好似一个人的左耳与右耳,近在咫尺,却永远不能相聚,但他们能够真切的感受到彼此的存在,彼此的喜忧,他们会相互疼惜,相互倾慕,单纯的爱着彼此,守护着彼此。

 

       夜已深,晚风一阵紧过一阵,不断袭来的丝丝凉气在向我们预示着秋即将过去,寒冷的冬马上来临了。


        能多想些什么呢?在这深秋寂寥的夜晚。
        我问,卿何在?
        我问,卿可还记得我?
        我问,卿便是那朵云彩吗?
        对着浩渺的苍穹,它用无垠的广漠回答了我。


        今夜我睡得很沉,梦里的我仍能听见枫叶飘落的声音,是那般轻柔,一片、二片、三片.....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